来源 | 张十三说(ID:zhang13shuo)



最近,一个视频真的把我给看哭了。

视频中,一只被耍猴人牵着的小猴子,在表演的时候,突然停在了一个小朋友的身边。

它小心翼翼地靠近,抓住了小孩儿手上的镯子,用力往下拽,想要帮他挣脱。


紧接着,小猴子仰起了自己的头,用手指着自己脖子上的锁链,眼神乞求地望向孩子。

“你也被困住了吗?你看我脖子上的链条,比你的还要粗。”

它以为,这个孩子和自己一样,都被囚禁在了同一个命运当中,都是被人用链条拴住的奴隶。

它逃不掉了,可是它真的好想救这个孩子出来啊。

其实我们都再清楚不过,孩子手上戴着的是祝福的银镯子,它自己脖子上拴着的才是一辈子的枷锁。

人类哪会愿意把自己锁在一条沉重的铁链上,人类更享受的,是去主宰其他物种的生命。

很多时候,我都在动物身上看到了人性,却在人类的身上,看到了兽性。

还记得那条被囚禁取精的虎鲸Tilikum吗?

为捕杀虎鲸,人们会坐着渔船,拿着系有绳索的叉子,把它们堵到一片狭小的海湾,动用飞机在上空巡查,甚至会往水里扔炸弹。


捕捞队爱挑年幼的鲸鱼下手,原因很简单:运费便宜,更听话。

很多幼鲸在被追捕的过程中,就已经血流不止。

受了伤还怎么换钱,放在船上又碍事,捕捞队干脆把它们的肚子活剥开,填满石块,重新扔回海里,让它们自己沉下去。

想逃出去?往前全是陆地,往后是举起的鱼叉,头顶上全是监视自己的飞机,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。

Tilikum就是被这样抓进海洋馆的,当时它只有两岁。


它曾经拥有整片海洋,却被困进了一个水深不足10米的牢笼里。


Tilikum每天要表演8个场次,每场1个小时,一周要表演7天,每一分钟都要保持精神亢奋。

白天表演不好,就没有饭吃,晚上回到笼子里,还会遭受其他鲸鱼的攻击,第二天带着伤去逗乐观众。


后来Tilikum越来越抑郁,经常啃食护栏,即便这样却没能换来一丝同情,反而被注射大量避孕药和镇静剂,被逼着赚钱。


就这样被折磨了几年后,Tilikum的脾气愈发的暴躁,实在无法继续表演了。

可它想要结束这一切,哪有那么容易。游不动了?趴着也得继续挣钱。

海洋馆继续囚禁着Tilikum,定期人工取走它的精子,培养更多的赚钱工具。

在Tilikum36岁那年,它因为胃溃疡,肺部感染,抑郁症……永远地离开了。

Tilikum被囚禁了34年,而野生虎鲸的平均年龄在80-90岁之间。

它不仅没能好好活着,就连体面地死去都不能拥有。

动物不是天生就具备表演天赋的,更不是无法感知疼痛的。

难道不能拒绝就意味着同意,不会说话就代表着快乐吗?凭什么?

手里有刀就能践踏生命,兜里有钱就可以锁住它们的一生吗?凭什么?


三年前,一部名为《黑象》的纪录片,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注意。

大象是极少数像人类一样,具有自由意识,依赖母亲的动物。

雌性大象一辈子都不舍得和母亲分开,雄性大象在十几岁的时候才会独立生活。

可是游客要看表演,商人要赚钱,有谁会可怜它们。

小象被抓到后,会被人用铁链捆住四肢,塞进一个木制的笼子里,没日没夜地站着。

想弯腿?被发现了就会被尖锐的矛,刺向头颈和耳后;被电击棒恐吓。


想睡觉?那就把脚上都钉满钉子,钉子取下来后撕裂的伤口,会让它们一直清醒。


大象的记忆力远超于人类,控制情感的海马体比人类还要高出50%,这些痛苦,只要它们活着,就会被一遍遍地回忆。


我们看到的,是它们会用鼻子卷起画笔,画漂亮的小树和花,画出幸福的一家三口。



可我们不知道的是,大象的鼻子上遍布着神经末梢,而那些画笔是用交叉的木棍硬塞进去的。


大象看起来皮糙肉厚,却能敏感地感知到蚊虫的叮咬,纵使体积庞大,脆弱的脊柱也无法承担两个成年人的重量。

可即便这样,它们每天还是要扛着金属座椅,背上两三个游客,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来走去。


享受快乐的方式有千千万万种,以动物的血泪为代价的,最可恨。

光是去年,就有一千多条鲨鱼,被捕捞的渔网,遗留的垃圾困住。

我从不觉得吃鱼翅有多尊贵,那些鱼被割下鳍之后,无异于人类痛失双臂。


它们带着两个血窟窿,无助地沉入海底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其他鱼群啃食,却无能为力。


我们都知道斗牛比赛很热血激烈,可那是因为,它们被人用皮带勒紧了生殖器。

上蹿下跳不是兽性大发,而是因为,它们太疼了。


熊宝宝站立玩球,跳绳,看起来那么可爱,以至于我们竟然忘了,它们本是爬行的动物。

年幼的小熊,被人一根根地拔掉爪子,用铁链勒住脖子,在窒息中学会直立行走。


名牌皮包,看起来很高档是吧,可那意味着,有无数的动物要面临着被剥皮的命运。

一米多长的钢针,从头顺着脊柱,直穿到尾巴,皮被剥的越完整,就越值钱。


高晓松说:“人类是世界上最特殊的物种。但当生存唾手可得时,我们便忘记了自己也只是这万千物种中的一员。”

世间万物,是真的存在因果循环的,人类终将会为了自己的欲望买单。

拯救自然生灵,又何尝不是人类的一场自救呢?


我们不是地球上唯一的生命,人类的生命和自然界的生命,是环环相扣的。

还记得年初时,因气候恶化导致的山火吗?


5000万哺乳动物,6200万鸟类,3.89亿爬行动物为此丧生,数百万人面临生命威胁。


吸收山火释放出的二氧化碳,足足需要100年。

居民每天相当于被迫吸了6根二手烟,很多人因为呼吸道疾病加剧而丧命。

全球变暖,大片低洼陆地被淹没,台风天变多了,洪涝灾害危及到了更多人的生命,南极更是一片红海。


蝗灾大面积爆发,辛苦种的庄稼全毁了,下一次的温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


病毒入侵,导致我们现在都要佩戴口罩,稍有不慎,就是天人永隔。


我们总是在掌控自然,做主宰者。可当我们自己的生命被掌控时,才发现是这么的无助和彷徨。

我们的确是灾难的受害者,但我们也同样是灾难的制造者。

宇宙的存在长达40亿年,人类只不过是一个到访者而已,唯有带着尊重和约束力前行,才能和谐共生。

我们的眼中,不仅要看到盛世繁华,更要有世间冷暖。

我们活着,不应该只为了保全自己,更需要守护幼小的灵魂。

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微弱,但一群人的努力一定会被看见。

只要你愿意,每一个微小的行动,都会带来爱的流动。

只要我们都愿意,善因就会结下善果。

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
可我相信你们
相信每一颗善良的心

拜托你们转发出去
帮助这些动物发声
帮助这个地球重启

作者简介:28岁小鲜肉大叔,13线情感作者,所有女性的娘家人。

注: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。


.


你若喜欢,

为社长点个

上一篇: 像我这样的人
下一篇: 一位特别得让人害怕的摄影师丨Antoine D\Agata